您的位置: 白山资讯网 > 游戏

仙命长生 第二百三十三章 离别

发布时间:2019-10-19 00:19:14

仙命长生 第二百三十三章 离别

……

“同学们,都别送了,早点回去吧!”

眼望着众多殷切不舍的年轻面孔,朱砂不禁心中沉甸甸的,虽然脸上还挂着笑容,但是却有一种极为感伤的情绪在心头。

虽然和乙班的同学们才相处三个月时间,但是自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们之间就已经产生了极为深厚的情感。

“大家也不要让朱砂老师为难,他身为咱们陆地军的副师长,必定有很多事情要忙,自然也不可能在青训院内久呆。”

小胖子率先出声劝慰道:“当然,若是他日咱们青训结束,分往各地军内任职时,也许那时候又可以再次见面。”

他虽然如是说,却自己率先忍不住有些鼻子发酸,望着那曾经出手教训过自己的朱砂老师,忽然有些无语凝噎之感。

“哈哈,小胖子,你居然也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么?之前可是真没看出来!”

朱砂一边打趣着小胖子,旋即正了正脸色,极为沉稳道:“同学们,虽然咱们大家相处时间不长,但是在这三个月内,老师能够充分感受到你们的热情,你们的努力,还有你们的付出。”

“而在我的眼里,从来就没有什么甲班乙班的区别,就拿这次的比试来说,咱们班那可是虽败优荣啊!”

朱砂甚至特地向着满脸绷带的火玫瑰蜘蛛点了点头,道:“尤其是代表咱们乙班初战的几名同学,你们都是无比的优秀,甚至远远超越了我想像。”

他语气诚挚的道:“我以你们为骄傲,未来的乙班也一定会以你们为荣,在我离开之后,你们都要更加的努力用功,切不可以回复以往的偷懒时光,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乙班所有的学生极几乎异口同声的叫嚷起来,

朱砂满意的点了点头,露出极为欣慰的笑容道:“那就好,这样一来我就放心多了!”

随着朱砂和玄豹在班级的走廊愈行愈远,也终于拉开了同乙班同学的距离,可就当他们几乎要穿越这道走廊的尾端,而再度回头展望时,才赫然发现,那些乙班的学生们竟是一个不少,全数整齐站立在乙班门口处。

还真是一帮性格执拗的家伙呢!

朱砂苦苦一笑,旋即转身过来,同玄豹一前一后昂然前行,而自他的心中更是无比清楚的意识道,这次的青训院之行已经等同划上了句号!

……

“看起来,这帮孩子跟你的感情蛮深厚的嘛!”玄豹望着朱砂微笑道。

其实此刻在他的心内,也有些震惊异常。

在他的印象中,但凡进入青训院任教的师长,多半都会因为强硬的作风,引发学生们的普遍反感,难以为他们认同。

而朱砂不过只来到青训院三个月而已,居然就已经同这班级内的学生打成一片,感情更是如此深厚,实在殊为难得!

朱砂闻言后,忍不住叹息一声,语带惆怅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三个月的朝夕相处间,我还真是愈来愈喜欢这些小家伙们呢!”

他们一边说着,一边来到青训院的大门处,在那院门正前方,赫然站着两道熟悉的身影,正是白双双和獬豸两人,正面带微笑的望着他们。

獬豸一见朱砂走近,忍不住出声打趣道:“虽说比试失败了,也不用这么着急离开吧,何况若是你肯低头跟我老头子认个错,服个软,既往不咎也是可以的嘛。”朱砂哈哈一笑道:“老爷子,您还别说,我挺喜欢这里,不过真是对不住,陆地军内发生了一些麻烦事,要急着赶回去处理,就不能够在青训院继续呆下去了。”

“我明白,你这样的资质人才,能够留在青训院三个来月,已经是极为难得,老头子我年纪虽然大,可心里明白着呢!”

獬豸望着面前这名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不仅有些感慨道:“朱砂,如今你已经不是青训院老师,我眼里也没有什么师长军衔,所以不妨称呼你的名字吧!”

朱砂闻言一乐道:“老爷子您是我的长辈,想怎么样喊自然都由着您!”

“呵呵,你这小家伙,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可是没有这么恭敬哟!”

獬豸冷笑一声,又叹息道:“说起来,我还真是佩服秋师的眼光,真是毒辣的很,居然能够慧眼独具,发掘出你这样的弟子,真是让人眼热的很呐!”

“怎么,莫非您老人家也打算连人家弟子也抢走不成?”

旁边的白双双似乎看出獬豸的心思,当下嫣然一笑道:“想想您跟秋师大人的关系,所以最好还是省省吧!”

獬豸被她说中心事,不由得嘿嘿冷笑几声,居然直接缄口不言。

而白双双转身过来,双目望向朱砂,也是满脸的不舍之意,不过她心知情势所趋,已经再难改变,当下也是语重心长道:

“朱砂老师,还请一路走好,将来若再遇到我那白可心妹妹时,记得代我向她问好!”

“我一定会的!”朱砂坚定的点了点头道。

他同时不由自主的转过身来。眼望着包围在群山大川中的青训院,以及窗明几净的诺大院落,心内一时间也有些唏嘘感受。

……

朱砂和玄豹在在群山掩映下,开始了长途跋涉。

虽然他一直没有理解面临这么重大的事件,玄豹怎么会还是保持着近战分团时期的“优良”传统,坚持以行脚的方式前来报讯。

可漫步掠行在山川河流之间,却也不失为一种美好的感受!

沿途风景非常优美,不仅山峦起伏、绿意苍苍,而且偶尔也会有一条优美的小河自峡谷悠悠流过,微风轻轻拂来,水波随之轻荡,淡淡的湿气和着草木野花的清香,一起袭来,也颇沁人心脾。

也许是由于修为提升的缘故,这一路疯狂奔袭中,他竟是脸色不红,心跳平稳,就连身后的玄豹,也长时间的被拉下一段位置。

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玄豹纳闷异常的忖道:当初在近战分团期间,两人还曾经因为新旧军士的争端大打出手过,不过如今若是再次同朱砂放单,估计只剩被虐的份了吧

对于玄豹的想法,朱砂显然没有在意,他如今满脑子之内,都是如何面对陆地军内骤然出现大事件的窘况。

敖天鳞和猞猁子被困魔军阵营内,帝鳄无哲师长又包藏祸心,而熊瞎子及环蛇一干人等竟是在脑袋发热的情形下,接受了无哲的偷袭建议。

想到这里,饶是朱砂心内“冰心诀”运转清明,当下却也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任谁遇到这等棘手的局面,应该都会感觉头疼欲裂罢!

郴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娄底治疗睾丸炎方法

芜湖癫痫病医院

郴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娄底治疗睾丸炎费用

小儿感冒吃什么药
儿童发热39度怎么办
小孩发烧怎么回事
小儿多少度算发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