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白山资讯网 > 游戏

墨城白雪 第六十一章:旧怨

发布时间:2019-09-24 14:49:07

墨城白雪 第六十一章:旧怨

水香走进山洞之后找了一块还算干净的地方就坐了下来,只不过离闻人姊屏能有两丈来远。

“你很怕我!”闻人姊屏只顾着低头拨弄火堆,根本就没有看水香一眼。也不是在问她怕不怕她,而是在陈述着水香怕她。

水香看着闻人姊屏那副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仰着头说:“我怕你干什么!难道你还会吃了我啊!”

说完水香就将挺起的胸膛缩了回来,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因为她想起之前在西荒域中看到的一些场景。

生活在西荒域中的荒人经常就会出现互相啃食的场景,因为要活下去,因为没有吃的了。所以他们开始吃人。

当然这样的情况也是极少数地方才会发生的。

而水香眼前的这个黄裙女子,正是统御整个西荒域的存在。谁也不知道她到底会不会吃人…

听到水香的话

墨城白雪  第六十一章:旧怨

,闻人姊屏轻笑了一声也没有理水香。而是从她身旁的一处水洼中捞出一只剥皮洗净的雪鸡,架在火堆上烤了起来。

水香看着专心烧烤的闻人姊屏,再想着自己最初在西荒域得罪她的场景。

那是水香离家出走了有一段时间之后的事情了。

水香与止留枯刚刚来到西荒域,就在一间庙殿里面开始讲评书。

她有一个习惯,一直让止留枯头疼不已。那就是喜欢模仿戏本子上面的那些情节。

这是她和他在凡人的尘世间养成的习惯,喜欢看戏本子,更喜欢演戏本子。

也不知道那天水香抽了什么风,突然想要当一回说书的人。

止留枯想着只要她不弄些稀奇古怪的情节来演,一切就都阿弥陀佛了。当当说书的人貌似也不错。

可谁知道这却成了祸端。

刚开始的时候,水香讲的那是眉飞色舞全情投入。可是在讲了一段手中戏本子的故事的时候,在庙堂之中有一名荒人站了起来,他说:“你讲了那么多我们听都没有听过的神仙,那你知不知道荒君大人的事啊?”

这是很淳朴的一名荒人大汉,荒人从小就知道在他们生活的这片陆地上有着一名统治者,那就是荒君大人。

生活间,从老一辈或者友人之间都能或多或少的听到一些关于荒君的传闻。

那荒人大汉见水香将各路神仙都头头是道的,所以一时想起了荒君,故此才有这样一出。

水香看过的戏本子不少,这么多年来真真切切接触到了仙人也有不少。可这西荒域的荒君,她还真的是一无所知。

想着自己讲书的意气风发,可不能因为一个荒君就给摧毁了。所以水香当时灵机一动,开始一边在脑海中编撰西荒域的荒君,嘴巴就开始讲了起来。

在水香的口中,这西荒域的荒君成了一个面目狰狞,额生三目。并且四肢短小,全身泛着青光这么的一个存在。

其实这个形象是水香根据自己知道的夜叉的形象略微修改出来的。

一件件所谓的荒君事迹从她的口中讲述了出来,讲的那是个头头是道有条有理的。

当水香讲的有些口干舌燥准备中场休息一会儿的时候,台下又有人提出问题来了:“这荒君大人到底是男是女啊?”

水香喝了一口清茶润了润嗓子,然后说道:“当然是男的了!你们不知道啊,这荒君…”

顺着这个话题水香又开始编排闻人姊屏起来,说这西荒域的荒君**无比不知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

这时在一旁的止留枯听不下去了,扯了扯水香的衣袖。毕竟一域荒君被人这样诽谤,着实有点那啥。

可是水香是越讲越起劲,哪里还会注意这些细节。

而祸从口出就是形容水香的。

也不知是怎么的,一名在闻人姊屏麾下当差的荒人在中途加入了听书的行列里面。

虽然他也只是个小兵,可是好歹也跟他家大人有幸见过几次闻人姊屏。

这一下这荒人小兵可不干了,直接掀翻了水香的讲案。还要捉拿她回去受罚。

可是一名小兵哪里是水香和止留枯的对手,三两下的就被干翻在地。

经此小兵一闹之后,止留枯立即带着水香离开了这里。

可是这件事情才刚刚开始。

那名小兵在回到驻地之后立即将这件事情禀报给了他的上司,他上司一听竟然有人敢在西荒域内如此编排闻人荒君。大怒之下率领众多部下开始追捕水香与止留枯二人。

终于在一处小镇中双方相遇,不出所料的大败而归让水香与止留枯再次逃离。

过后,水香与止留枯的画像便开始在西荒域各地流传。追捕二人的队伍也越来越庞大起来。

最终,就连闻人姊屏也知道了这件事情。

刚开始的时候还没什么,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闻人姊屏也参加了其中一次的追捕当中去。

要不是当时水香冥冥之中有危险的感觉,提前跑路的话。很有可能在那一次就会被擒。

而也就是那一次险象环生的逃跑让他们一路逃到了墨城外,也就有了之后的这些事情…

现在在这个未知的地方,勉强算的上仇家的两人处在同一个山洞里面,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一股肉香钻进了水香的鼻腔,**着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的她。

肚子很不争气的发出了对食物的渴望,并且在空洞洞的山洞中还有回音。

此时的水香真恨不得面前能有一个地洞让自己钻进去…

很快一只雪鸡便被烤的金黄,闻人姊屏从火堆上取下了烧机开始吃了起了。

也不知道是她平时斯文还是故意的,只见闻人姊屏旁若无人般的从烤鸡上撕下一条条肉丝送入口中。

也丝毫没有要与水香分享的意思。

水香在干巴巴的看了一阵之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起身便想往外走去,她宁愿在雪地里面受冻也不愿意再看着闻人姊屏悠闲的吃着烤雪鸡。

当水香转身朝外的时候,耳边一阵疾风呼啸而过。水香的面前不远处便出现了一道庞大的影子,将洞口给遮住。

那道影子方方正正的,正是闻人姊屏经常使用的那方大印。

“在这个地方你很难找到食物,不想成为雪地下面的腐土的话这边还有两只雪鸡。”

在说完这句话后,闻人姊屏便收了那方大印。水香转身看到了闻人姊屏指着她身旁的那凼水洼。

水香想也没想的提起脚步便朝洞口外行去,可是刚走几步就停了下来。

因为几顿没有进食,再加上刚才那么一坐。身体里面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要是这样子走出去的话,几乎就会成为了外面那些雪泥的一份子了。

水香嘟囔着嘴巴走到了水洼前,伸手探了进去。

这水冰冷刺骨,想来应该是雪化的水。

水香果真在里面摸到了两只已经杀好,剥皮洗净的雪鸡。她也不贪心,只取出了一只。

空幽幽的山洞里面只有两道人影随着火光在摇曳,只有水滴和油脂滴在火堆中破碎时的声音…

呼伦贝尔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三亚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湛江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郑州银屑病医院住院费用
西安莲湖生殖医院地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