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白山资讯网 > 时尚

凉茶战争方兴未艾广药或再陷连环造假丑闻

发布时间:2019-10-13 06:53:02

  一面由于诉讼偏执深陷诉中禁令泥潭,一面却高调的宣布上市公司业绩,左右手并施的广药显得忙乱而没有头绪。

  事实上,广药的高层们此刻一点都不感觉轻松,财报数据漏洞、诉讼打手等铺天盖地的指责让李楚源、吴长海们如热锅上的蚂蚁,坐卧难安。

  2012年麻烦缠身的广药集团,在舆论漩涡中再度沦陷。

  谁在把玩诉中禁令?

  与广药的纠结不同,事件的另一个主角加多宝在被诉中禁令绑架后,被迫更换广告。据了解的信息来看,广药并没有因为加多宝的让步而收手,反追加了两项诉讼,并对加多宝的新广告横加指责。

  加多宝集团品牌中心副总经理王月贵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的广告是基于事实的陈述,没有任何问题。但为了维护我们合作伙伴的利益不受损害,同时出于凉茶发展大局考虑,我们被迫做出了让步。但广药还是不依不饶,妄图通过法律战打垮加多宝。”

  对此,中国经济评论员张捷告诫广药别太过分,他指出,“王老吉”品牌是由加多宝公司做起来的,如果广药“过分打击”加多宝的话,将自讨苦吃,只可能让消费者更加反感。

  在走访过程中,有内幕人士透露,在2013年2月28日,广州中院破天荒的以一篇数千字的长微博公布了驳回加多宝的诉中禁令复议请求一事。但在2012年之间广州中院审理的大宗经济案件的审理却鲜有通过微博披露。部分关注案件的法学界人士对法院的不正常行径表示无法理解,并直指背后可能有行政野蛮干预司法独立审理的嫌疑。

  一直关注诉中禁令的刘律师指出,诉中禁令一事于法理来讲,本就有在没有法律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在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中对现有法律进行了扩大化解释。而在裁定后广药对加多宝的一系列围剿动作来看,广药确有操纵法律公器恶意打压加多宝之嫌。

  谁打了谁的脸?

  广药在2012年末对加多宝发起虚假宣传诉讼以来,就频频通过媒体发声,称加多宝的更名广告涉嫌虚假宣传,已严重影响了其产品的销售业绩。

  而在前几日广药集团披露的2012年年报的数据显示,从去年5月正式收回商标之后,红罐和绿盒王老吉一共给广药集团带来了60亿元的销售收入。广药高层在接受采访时也声称,业绩远远高于预期,销量很好。

  综上所述,广药王老吉的销量并没有受到其所称的所谓“虚假宣传”的影响,反而销量很好,前后之矛盾,令人匪夷所思。

  而就在昨日又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广药的副董事长在央视2套的《经济与法》栏目中指责加多宝炒作原材料价格,垄断生产,导致王老吉不能按时实现产能计划。

  据了解到的信息可以看出,国企指责民企垄断,这在中国商业史上尚属首次。

  对此,一位行业观察直言不讳的指出,从诉中禁令一事到指责加多宝垄断,广药这完全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在给经营不善找借口,这样只会让投资者和民众越来越反感,怀疑其市场运营能力。

  数据相差20亿 谁在造假?

  2012年12月的尼尔森假数据事件,曾把广药推入了舆论的风口浪尖,饱受社会各界的质疑。而类似的一幕再次出现在了大健康2012年的销售数据上。

  3月4日,广药集团召开上市公司业绩发布会时,倪依东表示,红罐和绿盒王老吉销售收入达到60亿元。

  而在同一天,王老吉大健康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文流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按出厂价计,广药红罐和绿盒王老吉2012年销售额均为20亿元。这意味着,广药红绿王老吉2012年销售额只有40亿元。

  同一天时间内,广药的两位高管透露了两个截然不同的销售数据,差额竟然高达20亿之多,一家老牌的上市公众公司,出现如此大的财务误差。让人不禁疑心,是财务造假?还是别有内幕?

  一位资深券商对表示,广药的年报财务漏洞不止这一出,很多数据都让人不明所以,心生疑虑。广药2012整体盈利不到4亿,而明年单用在大健康的营销推广费用就高达20亿元,资产负债率过高,这笔风险无疑将分担到股民和投资者身上。

  到底谁在造假?也希望广药高层能给出明确的答复,将对此事保持关注。

  :

游戏评测
绿色生活
港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