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白山资讯网 > 育儿

风叱天下 第五十二章 文烈

发布时间:2019-09-11 15:33:42

风叱天下 第五十二章 文烈

真龙诀是蒋家的传承武学,也是上次武试从蒋毅手中夺来的。

那一战可谓是蒋家的硬伤,风青阳哪壶不开提哪壶,自然激怒了那蒋劲成。

不过那蒋劲成多少也顾忌风青阳身后的南蛮第一世家,没有多说什么,仅仅瞪了他们一眼,便是冷冷转过身去。

“风兄,看样你是把那蒋劲成招惹了!”凌风笑了笑。

“招惹就招惹吧,本少早就看他不爽了!”风青阳说的洒脱,“况且他和那文庄已经抱团,即便现在没有冲突,到了那浩然天境也难免一战!凌兄,咱们俩也组团吧,两个人一起总比一个人要强。”

“我正有此意!”凌风笑着伸出手,两人来了个击掌结了盟!

这一幕蒋劲成和文庄自是看在眼里,不过那蒋劲成虽然恼怒,可也没有说什么,想必正通过灵魂感识和那文庄合计对付他们俩的事。

凌风和风青阳也不在意,就一路说说笑笑,让人感觉不像是参加比试,倒像是来游山玩水。

“凌兄以往来过丹霞峰?”风青阳突然问道。

“风兄何故这么问?”

凌风怔了怔,心想难不成自己转世重生的身份让风青阳看出来了?

“就是感觉凌兄对此处大好风光不怎么在意,而且对这里一副轻车熟路的模样,有些好奇。”风青阳耸了耸肩,笑了笑。

“哦原来是这样。”凌风放心了不少,笑了笑,“我和风兄性格不同,我比较内向,风兄偏外向一些,所以很多时候不喜欢表达。”

“原来如此。”风青阳轻声笑了笑,“有些时候内敛是件好事情,这点应该向凌兄好好学习学习。”

两人有说有笑上了丹霞之颠,视野当即开阔了不少,习习劲风扑打也让人精神一阵抖擞。

凌风站在岩石之上朝着远方看去,虽然清晨浓雾遮蔽了天穹,可整个神都却是尽收眼底

,登高山而小天下,这种感觉非同一般。

终于在继续穿行半个时辰后,他们才是来到一座横亘于山巅的峡谷之中。

虽然这里守卫松懈,可他分明能够感受到,在进入这峡谷的那一刻,无数双目光已经紧紧盯着他,强大冰冷的压迫也潮水般向他倾袭而来。

“众人止步!”穿行峡谷约莫一半的时候,一道冰冷的声音徒然在整个峡谷炸响。

一道黑袍老者裹着巨大的屏风浮动在天空之上,那老者看似行将就木,可周身的压迫却可怖至极,没有人会以他的相貌而轻视于他,至少他周身可怖的威压无时不在宣扬着他是一个武圣大后期的强者!

更何况就连向来高傲的蒋家家主蒋元正见到此人时,也慌忙上前行礼。

若是猜得不错,这人应是文家元老级别的存在,也是拱卫文家的中流砥柱!

“这就是大世家的底蕴!”场上不少人暗暗咋舌。

“这是当年文家的大长老文烈!”凌风摸了摸鼻子,神情不由地有些凝重,“没想到这个老东西到现在还没死!命倒是够硬的!”

他上一世便是与其有过交集,那时还有着不小的恩怨,因为与当时文家家主交情不浅便饶了这人,谁曾想物换星移,他今朝夺舍重生,文烈已经可以凌驾在他的头上。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

“阁老。”正在这时,领队的大长老文治腾空一跃,到了文烈身前,拱手道。

文烈点了点头,“人都到齐了吗?”

“到齐了,只等阁老开启禁制,我们便可以进入。”文治恭敬地道。

“很好。”文烈点了点头,“听说这一次有一个叫凌云的炼药师,他现在人在何处?”

“就是他。”文治随手一指,在人群中找到了凌风。

文治这个动作虽然很简单,可是众人的目光齐却跟着他刷刷地汇聚到凌风身上。

“但愿不要看出端倪。”

凌风抬起头与文烈对望起来,周身的气息尽数掩盖,生怕这文烈查探出什么端倪。

若是这个时候认出他的身份,可是大大的不妙!

“奇怪?怎么感觉他那么像一个人。”文烈心中嘀咕起来,便想使用灵魂感识查探,可灵魂之力还没有欺进凌风身旁,便是徒手让丹老轰散!

“文阁主,凌云如今境界低微如何能经得起你武圣的灵魂之力,如果有什么想要探查的,直接问不是更省事。”丹老大步一跨,横在他的身前。

“我们文家例行公事,难道炼药师公会还要c手吗?”文烈冷冷喝道。

“难不成文家还信不过我们炼药师公会?”

“例行公事,无人例外!”文烈冷冷回道。

丹老冷冷笑了笑,“文阁主,老夫可记得在你们文家文渊阁里,你还只算个小辈吧?如果真要闹得太僵,我想你们文家几个老阁主可未必同意。”

“丹老,你这是威胁我吗?”文烈冷冷喝道。

“你们文家的地头上,老夫自然不敢威胁你。不过如果有人敢动我炼药师公会的人,老夫可就不能袖手旁观了!”丹老冷冷说道。

“原来你还知道这是在文家。”文烈冷冷笑了笑,“既然在文家就必须按照我们文家的规矩来,我说了这是例行公事!”

“虽然在文家可万事讲一个理字,谁都知道武者自身的秘密是保命最大的保障,你现在公然用灵魂力搜寻凌云周身,可有失强者的身份!”丹老冷冷道。

文烈咬了咬牙,没有多说什么,冷冷看向凌风,“小家伙,你很像我一个故去的朋友。不知道你家中还有什么人?”

此话一出,不少人的目光都有几分异样,尤其是蒋劲成和文庄一脸讥诮地盯着他,目光中玩味十足,想必今日之事和他们两家有着密切的关系!

“当年就该宰了他!”

凌风脸色y沉下来,武者有着武者的尊严,而这文烈竟然当众要搜查他,无异于在所有人面前打他的脸,这种事可是一个极大的羞辱!

“我的话你难道没有听到吗?”文烈冷冷喝问道。

凌风冷冷回道:“在回答你的问题前,我有个问题想先请教你。”

“什么问题?”文烈眉头一翘,一脸不屑地盯着他。

“我听说文烈阁老曾经是文家的大长老,这事是真的吗?”凌风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文烈玩味地笑了笑。

看其神情,似乎他在其眼中就是一个蝼蚁,根本没有质问他的资格!

“那就是了。”凌风调整自己的心绪,冷冷说道:“众人皆知文庄出自你们文家大长老一脉,如今他也破例参加这浩然天境的比试,难不成文烈阁老是为了徇私而有意刁难我!”

“大胆!你有什么资格敢来质问我?”文烈怒道。

“丹老之前也说过了,整个文家你还达不到只手遮天的层次,难不成还要我们炼药师公会请出你们文家的族老,你才肯善罢甘休!?”凌风冷冷质问道。

丹老当即投来赞许的目光。

“好厉害的一个小子!难怪蒋元正对其如此忌惮!”

文烈嘴角抽了抽,微微吸了一口气,“今日有我是例行公事,无论你们请出谁来,没有老夫的批准,你们也休想踏入这浩然天境一步!”

“是吗?”凌风淡淡笑了笑,“这次来文家丹霞峰,我们药塔的塔主就怕什么人居心叵测想刁难我们炼药师公会,告诉我们如果遇到棘手的事情就去找文修,据说这位曾经的文家家主也算是我们炼药师公会的长辈,不知道文烈阁老认得这位祖宗?”

“是啊,论说文修前辈可是文家仲字一辈的至强者,你文烈见到也要恭敬地叫声老祖宗,难不成你还想为难你老祖宗的同门?”丹老哈哈大笑起来。

此话一出,全场哄笑一片。

“你!”文烈咬了咬牙,可一想到文修脸色不由地难看起来。

大长老一派和家主一派向来不和,而文修是这宗主一派的至强者,即便是他的太爷爷在其面前也要礼让三分,若真是将他请出来,这局面可就不好控制了。

到时候再落人口实,可是大大的不妙!

“安静!”文烈咬了咬牙怒喝一声,冷冷瞪着凌风。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蒋元正为何会如此忌惮凌云,单单是这份胆识和魄力就足以让人忌惮,更何况他还有着如此的潜力!

“阁老,难不成咱们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们?”文治不甘心地问道。

“眼下这种情况再闹下去,只怕会惊动文渊阁那几位,到时候就是我也免不了一顿责罚!”

文烈微微吸了一口气,冷声说道:“不得不说你口齿很凌厉,可是武道一途不是靠嘴就可以的,但愿本阁老下次遇到你的时候,你还能如此嘴硬!”

他话音一落,一声轰鸣在天际炸响,身后的禁制徒然d开。

如同一道千丈瀑布从中间被人拦腰折断,强大的声势附带着可怖的威压在整个峡谷响彻不绝。

“你们四人快进去吧,沿此崖谷一路向东便是可以进入浩然天境。家主正在入口恭候你们的大驾!”文烈话音未落,整个人凭空消失。

凌风一脸炙热的盯着那巨大的帘幕,感受到上面久违的压迫以及那亘古而来的苍茫气息,整个心也不由地颤动起来。

他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老人尿液浑浊怎么调理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两个月宝宝咳嗽
小儿肠痉挛腹痛临床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