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白山资讯网 > 娱乐

金武大陆 第二十二章-回家途中

发布时间:2019-09-26 02:22:21

金武大陆 第二十二章:回家途中

在空中飞了一上午,方羽摸了摸早以抗议的肚子,又向前面望了望,看见前面有个镇子。于是,他就降落在镇子里。

这里的人很奇怪,一个个都很怕生人似的,因为他走在路上,行人见到他都躲开他,像躲瘟神似的。好不容易找到个包子铺吧,老板一见他就吓跑了。

“奇怪,我又不是土匪,也不是强盗,他们干嘛躲我?”方羽自言自语道。

“不过,现在……我快饿死了,还是赶快再找一家,店铺吧!”方羽摸了摸肚子,自言自语道。

他又继续寻找了起来。在街道两旁,有各种各样的商铺,不过卖的东西类型是统一的,这条街好像都是卖服装的。街上的人很少,确切的説,是方羽来了之后人就变少了。

方羽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卖吃的的,于是他就走向旁边的一家店铺问道:“请问……”话未説完,老板就被吓跑了,他转过身对着其他商铺刚要説话,人们就“哇呀呀”的一哄而散,店铺也关上了们。

“真是的

金武大陆  第二十二章-回家途中

,问个路而已,有这个必要嘛?”方羽疑惑的道。

“救命呀……”只听见方羽身后传来求救的声音,只见一个五六岁的xiǎo姑娘,被两个中年人追了过来,那两个中年人口中还説道“站住,今天我带你回家玩玩!”

“可恶。”方羽道,“xiǎo妹妹,快过来。”那个姑娘听见方羽叫她过来,下意识的躲在了方羽身后。

那两个中年人,来到方羽身前道:“臭xiǎo子,你找死啊,还是想英雄救美。”

“你们在干什么,眼中还有没有王法!”方羽对他们历声道,这两个家伙实在可恨,一个xiǎo姑娘竟然想对她……方羽心中的怒火早就冲上来了,要不是灵儿劝他冷静,恐怕他早已上去暴打他们一顿了。

“哟,今天还碰见管闲事的了,我们就是没有王法咋了。就你这xiǎo身板回家吃奶去吧!”其中一个中年人无耻的説道,边説边用手指挑衅的方羽几下。

“别碰我!”方羽心中刚想压下去的怒火,又被这个人给气了回来。

“我今天就碰你了,怎么滴,你打我。牙都没长齐还来管老子,回家吃奶去吧,少管老子的事,不然老子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中年人无耻的説道,从腰间拿出了一根钢管。

哦,从腰间拿出钢管,就説明他们是普通人。

方羽转过身对那个xiǎo姑娘説:“xiǎo妹妹你往旁边站站。”

“怎么,想逃。xiǎo子,大爷我是不会让你跑的。”另一个中年人道,拿出了一把短刃。

“抱歉,让你们失望了,我没有想跑。”方羽微笑道。

带刀的中年人已被方羽的话所激怒,他挥动这钢管,敲向方羽。方羽抓住他握着钢管的那只手,然后给了他一拳,前一秒没事,后一秒那人飞出了十米开外。

另一个中年人气急败坏,刚想攻击方羽,就被突如其来的一脚给踢倒了。

定睛看去,是和方羽年纪相仿的一个女孩踢的,这女孩穿着黑白相间的女士上衣和和她上衣一般配的黑色短裙,她那飘逸的茶色长发,在刚才的动作中显得更加美丽,俊俏白嫩的xiǎo脸和他的长发更是一样美丽。

方羽看到这女孩想到:这女孩,长的有些像露露,但要逊色露露几份。

那xiǎo姑娘一见到那女孩就跑向她身边,还边跑边喊“姐姐”,女孩微笑着抚摸着那xiǎo姑娘,一会她的表情又严肃了起来,对那两个中年人道:“跟你们説过了,她是我妹妹,以后再让我看见你们欺负她,我绝不轻饶!”

“是是,是是。”那两个中年人见到她显得很害怕,刚説完这话就抱头鼠窜了。

“谢谢你了,我叫陆优,谢谢你救了我妹妹,你叫什么?”陆优对方羽説道。

“我叫方羽。”方羽热情的达道。

刚才那个xiǎo姑娘,走到方羽什么道:“方羽哥哥,我叫xiǎo雅,谢谢你救了我。”

“哪里哪里,你没事就好。”方羽被这姐妹俩説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救了我妹妹,我该怎么报答你呢?”陆优对方羽道。

“不用报答,举手只劳,何足挂齿……”方羽好像还有什么话要説,就被他肚子的抗议声给打断了。

两姐妹笑了笑,陆优道:“我请你吃顿饭吧。”

“不用不用,我有钱,我自己可以买东西吃。”方羽推辞道。

“方羽哥哥你是外地人吧,你应该买不到东西吃的,我们这的商人一见到外地人,就很恐惧,或者外地人买东西不卖。”xiǎo雅对着眼前这位大哥哥道。

“去我家吧,我请你吃饭。”陆优道。

方羽尴尬的道:“这样啊。可以那就拜托你了。”

“走吧。”陆优对方羽道。

説也奇怪,她们二人的家不是在镇上,而是在镇子后面那个只高一二百米的山上。

“大哥哥,请进吧。”xiǎo雅对方羽道。

做进屋里,屋子不算大。不过几十平米,分好几间房。

她们家里没有别人,只有姐妹二人。陆优在做饭,方羽就对xiǎo雅问道:“xiǎo雅,你们的父母呢?”

听到这话,xiǎo雅眼中闪过几分忧伤,有些悲伤的道:“我没有父母,我不是姐姐的亲妹妹。我的父母在我两岁时就去世了,那是我姐姐才九岁,她的父母也在那时去世了。我们两家本是邻居,本来关系就好,于是姐姐就带着我离开了原来的家,几年下来姐姐靠着自己的努力,挣到了钱。慢慢的才有了这房子,姐姐不愿住在镇子上,因为镇子上每月都得交房租费,所以我们住在了这里。”

方羽见提到了人家的伤心事,赶忙説:“对不起,提到了你的伤心事。”

“没关系的。”xiǎo雅微笑道。

这对姐妹还真开朗呢,虽然她们自己的出身不怎样,但一diǎn也没有低人一等的感觉。

“对了,方羽哥哥。”xiǎo雅像发现了什么的叫了起来,“你应该也有系统吧,告诉你吧,我姐姐也有系统。能让我看看你的战斗道具嘛?”

“可以。”方羽説着,右手运气,黄龙刃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哇哦。方羽哥哥,你手心中怎么有个白色的xiǎodiǎn,你的这把短刃可以放大吗,我姐姐的好像是剑,也和你的一样漂亮。”xiǎo雅看到这后显得很高兴。

“xiǎodiǎn是胎记,战斗道具应该不能放大吧。xiǎo雅你的战斗道具什么?”方羽道。毕竟他不想让人知道霸宁门的事。

听方羽这么説,xiǎo雅道:“方羽哥哥你説什么呢,我才五岁,不是六岁才系统觉醒的吗?”

“是是是,我忘了。”方羽尴尬的笑道。

韶关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韶关男科
韶关男科医院
韶关男科医院哪家好
韶关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